亚洲 欧美 视频 卡通动漫

胡馬爾別克·阿布力:"人,要走正路,更要有正氣"

2018年01月18日 12:26   來源: 阿勒泰新聞網官方微博
采訪中,純樸的村民們反復用“他是一個偉大的人”來形容胡馬爾別克在他們心中的形象。在人民看來,能做一輩子好事的人,就是“偉大的人”。誰說不是呢?不正是像胡馬爾別克這樣默默無聞、無私奉獻的人創造了歷史、推動著文明進步嗎?
“無論身處什么境地,都肩負責任與使命。”不等不靠不要,堅守信念操守,不抱怨不放棄不追名逐利,扎根群眾,為群眾解憂,堅強面對生活,從容面對磨難,做力所能及的事,身體力行凝聚人心。當下,我們的黨不正在鍛造這樣一支平凡且更具力量的隊伍嗎?
胡馬爾別克,就是榜樣!

  阿勒泰新聞網訊:(記者唐瓊)3月10日,駐富蘊縣杜熱鎮闊克布拉克村工作隊隊長李樹根,又來到村民胡馬爾別克·阿布力家。一見到李樹根,胡馬爾別克·阿布力的妻子孜比·胡安汗的眼淚便“嘩”地流了下來。望著墻上掛著的胡馬爾別克·阿布力的遺像,李樹根的雙眼頓時紅了。“胡馬爾別克·阿布力是一名真正的共產黨員!”這位有著數十年農村工作經歷、能說一口流利的哈薩克語的老干部數度哽咽著說。

  今年66歲的胡馬爾別克·阿布力,是闊克布拉克村的一名普通的老黨員,也是這個村從自然村到定居村數十年來上千名村民無比信賴、尊重的“赤腳醫生”。然而,在短短一年時間里,胡馬爾別克幾次入院手術最終撒手人寰,村民驚悉后無不悲痛惋惜。

  2016年4月7日,在外放牧的胡馬爾別克不小心摔倒,一頭磕在石頭上,當即頭破血流暈了過去。傍晚時分,家人看到羊群自己回到圈門前,胡馬爾別克卻不見蹤影。兒子阿尼合別克趕緊騎摩托車去找,發現了渾身是血倒在地上的父親。阿尼合別克瘋了似的將父親火速送到鎮醫院。然而,不幸才剛剛開始。幾經轉院,胡馬爾別克被確診為腦部惡性腫瘤。隨后的手術不僅使他右肢麻痹,而且腫瘤很快擴散至肝、食道。

  2017年1月14日,李樹根第一次走訪見到胡馬爾別克時,蒼白,消瘦的他正靜靜躺在火墻邊。

  “我們沒有什么困難,去年得了一場病,花了12萬,國家幫、親戚幫、村民幫,剩下的我們自己還能負擔。”聽李樹根詢問家里有什么困難沒有,胡馬爾別克輕描淡寫地回答。

  令李樹根沒想到的是,說完這句話,這位身患重病的老黨員并沒有再過多地詳談自己的病情、家庭的窘況,而是打起精神談起了時事。

  胡馬爾別克嚴肅地說:“改革開放后,經濟條件越來越好了,越來越多的人都向‘錢’看。好像有了錢就有了工作、有了學業、有了好處,而忘了公德、忘了鄰里團結、忘了互相幫助。我們黨現在抓理想信念教育、抓黨的建設、抓社會風氣很及時。派工作隊下來,你們一定要教育好‘80、90、00’后。人,要走正路,更要有正氣。再不管好,就毀了下一代。”想起這位在農村生活了幾十年的老人說話時的堅定、懇切,李樹根的眼淚奪眶而出,語不成句。

  “他可不是說著好聽的。看到村里的年輕人吃喝玩樂不像樣時,胡馬爾別克總是連吼帶叫地訓他們。”和胡馬爾別克有著半輩子交情的哈提帕·吐斯普急忙說,“在闊克布拉克村,你隨便到哪一家,都能說出一大堆胡馬爾別克做的好事。他敢做敢當,幫助村民,無私得很,哎呀,說不完嘛!”

  “這才是一名真正的黨員。無論身處什么境地,都肩負責任與使命。”李樹根平靜了一會兒鄭重地說。

  1973年到2005年,闊克布拉克村從山區里的自然村發展成為牧民定居的新村,行醫二十多年的胡馬爾別克可以說是當時這個村所有下一代近500個孩子的“臍帶爸爸”。

  今年56歲的庫木斯·曼曼得力的三個孩子都是胡馬爾別克接生的。“這么好的一個人,平時看著好好的,又才這個年紀咋就突然走了呢?”這位樸實的農村婦女喃喃地說了幾遍,不知用什么語言表達自己的難受。悵然的眼神似乎在追憶當年生孩子時的兇險,又慶幸還好有胡馬爾別克在。

  以前的生產生活條件差,作為赤腳醫生,能用的醫藥品并不充裕。為確保患病村民完全康復,胡馬爾別克一去看診就是七八天,而不是給幾天藥打兩針便返回的。兒子阿尼合別克撓撓頭說,小時候父親總是隔三岔五騎著馬給人家看病去了,家里牛啊羊啊都是母親管,還拉扯著他們姐弟四人。

  “有年冬天,在我們村和福海縣交界地住的一名婦女要生孩子,找到胡馬爾別克。他二話不說,40公里路2米厚的積雪,騎馬8個小時跑去了……”

  “生我家老大時,孩子剛落地,村里有個漢族人家也要生娃娃,他還沒抱下自家的閨女就給人家接生去了……”

  “1990年冬天,他去一個小隊給人家看病,去的時候一個人,回來的時候馬上馱了一個80多歲的維吾爾族老人,說那家人養不起老人了,就給我帶回來,養了一個冬天……”妻子孜比抹了抹眼淚說:“這就是我的男人,我們家的頂梁柱。”

  最終,這位“頂梁柱”只給家里留下了20頭牛30畝地,留下了很多人情債務,還給兒子留下了千叮萬囑:要自力更生,不要鋪張浪費,要做一個正直的人。

  得知這位老黨員身患重病,四里八村的村民不停地來看望,一批一批地來,有時候晚上一點多還有人敲門。看到胡馬爾別克精神不濟,人們也不多說話,只是靜靜地守著他,就像守望心中的安寧。

  2月26日,胡馬爾別克與世長辭。

  得知消息后,村“兩委”班子想為這位一身正氣的老黨員舉辦從來沒開過的追悼會,原本認為信教群眾會大力反對,沒想到大家一致表示同意。“他是一名黨員,一輩子清廉,為群眾做了那么多好事,能得到組織的肯定,胡馬爾別克肯定也是高興的。”胡馬爾別克的哥哥馬合蘇提別克·阿布力說。

  2月28日,在闊克布拉克村大渠旁的一塊足夠大的條田里,冬雪未融,春風輕寒,近2000名群眾從四面八方趕來,傾聽這位老黨員并不驚天動地的生平。三頁薄紙述盡了胡馬爾別克的一生,卻蕩不盡人們眼中的悲傷。在群眾心里,胡馬爾別克是一個好人的榜樣、是一名合格黨員的標桿。

[責任編輯:楊沁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