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 欧美 视频 卡通动漫

阿勒泰這位母親在歌聲中撫養23個孩子 回憶過往直言“幸福”

2017年05月24日 11:45   來源: 阿勒泰新聞網官方微博

  在朱力扎·土土克家里,當攝影記者拿出相機要拍照時,她先換了身民族服飾

  新疆晨報訊(文/圖記者郭玲)已經77歲的朱力扎·土土克依然能唱出悠美的曲調,像少女一樣雙手輕扣放在腿上,面帶微笑且嬌羞,歌曲悠長卻帶著深沉,像在訴說一個久遠的故事。當攝影記者拿出相機時,她提出先去換一身好看的衣服。

  談話中的朱力扎一直帶著微笑,蒙古語、哈薩克語摻雜著來敘述年代久遠的故事,時不時地停下來去回憶,微笑中帶著努力,認真地將記憶的碎片一塊一塊拼湊起來,滿滿都是幸福,卻沒找到一塊在艱苦年代的無奈片段。“當時覺得很幸福,唱著歌做著飯,孩子們放學回來一擁而上,端著碗擠著盛飯,香噴噴地吃完,飽飯后的孩子們自然而然地哼起我唱的歌。”朱力扎說道。

  在艱苦的上世紀六十年代,朱力扎撫養了23個孩子,還同時做著公益活動,榮獲新疆公益界“新疆好人第壹號”稱號的故事早已傳遍整個阿勒泰地區,但并沒有多少人詳細地知道每個孩子來到她身邊又離開的經歷。

  第一個孩子離開時她哭了

  朱力扎一直生活在汗德尕特鄉,距離阿勒泰市30公里。前不久,她搬到了阿勒泰市,偶爾在夏天會回到鄉村的院子住幾天。她丈夫在一年前去世。

  朱力扎在四歲的時候被一對沒有孩子的夫妻抱養,1960年通過家人介紹認識了丈夫,“當時結婚很簡單,他來我家,把我接走就完了。”朱力扎笑著說,當時的結婚都是這樣,簡簡單單。

  提到這,她又補充了一句,“15歲的時候,因為我養牛養得好,還獲得過養殖狀元的獎勵。”

  朱力扎生命中的第一個孩子,是當時支邊青年帶來的一個6歲孤兒,在她家生活了11個月,他們夫妻還沒來得及給小家伙起名字,公社的人就把他帶走了。“是個漢族小男孩,我就一直叫他孩子,當時他說漢語我說蒙古語,能大概明白相互的意思。”朱力扎說,孩子離開前,她去街上買了一米二的布,拆了自己和丈夫的衣服,拼起來為孩子做了一套棉衣褲。

  “我們只告訴孩子,公社的人要帶他去玩,他就穿著新衣服高高興興地走了。”孩子離開后,朱力扎哭著唱了首歌,自己編的曲調、自己加的詞,“想念我的小男孩,想把他當成我自己的孩子……”

  從此之后,這個孩子的消息便沒有了,只記得當時公社給孩子找到了個家,可以送孩子上學。直到五年前,鄉里一位老人找到了朱力扎。“她說一個小伙子來鄉里找過我,我就知道是他,但是那個老人年紀大了,也想不起來留電話,只知道他現在的工作是開拖拉機。”朱力扎說,當時老人還告訴他,那個孩子現在好像姓王,孩子說后悔離開我,想做我的孩子。

  孩子們都是在我們家上初中

  朱力扎自己有6個孩子,此外的17個孩子多數都來自牧民家庭,因為當時牧民以游牧為主,牧區雖然有小學老師,但上初中必須在汗德尕特鄉的中學,當時的中學沒有宿舍,牧民都知道這個鄉里有對夫妻一直在幫著陌生人撫養孩子。

  “我老伴當時在公社里是會計,所以我們沒有游牧,一直定居在汗德尕特鄉。”朱力扎說,撫養的第二個孩子是丈夫一個朋友的,因為檢查出癌癥,將自己20歲的妹妹托付給了他們。這個女孩一直在他們家生活到出嫁,嫁給了一個木匠,婚后還為她家做了些家具,為了表示感謝他們送了匹馬,但是孩子沒收。

  后來,又有兩個孤兒被遠方親人送到朱力扎家,一個兩歲半、一個7歲,也一直生活到從家里出嫁。朱力扎指著家里電視機背后全家福上兩個姑娘說,“就是她倆,小的嫁到了青河縣,大的嫁到了北屯。”

  朱力扎慢慢數著手指給記者算到:1963年,鄉里從哈巴河帶來了三個孩子,要在汗德尕特鄉上初中,其中一個被公社分到了我家里,住了兩年就去阿勒泰市上中專了。

  緊接著,有個學生從阿勒泰市的師范學校畢業后去鄉里當老師,沒宿舍,在家里住了三年;這名老師離開后,一個牧民家的孩子一直跟著奶奶生活,父母不在了,他也到了上初中的年齡,奶奶要放牧,就將孩子送到了朱力扎家里,大概住了三四年時間;后來又來了個哈薩克族小孩,住了四年;后來又來了個蒙古族孤兒,父母去世,姐妹兩人無處可去,姐姐去了別人家,妹妹被朱力扎接回了家,兩年后被親戚接走;再后來遠房親戚送來三個孩子,住了三年,初中畢業離開;一戶牧民先送來一個孩子,緊接著又送來兩個孩子……

  回憶這些孩子們,朱力扎用了足足兩個小時。她說,時間久了,記不清了,名字都叫不全。

  “每次他們初中畢業準備離開我這去繼續上學,我又舍不得,又為他們高興。”朱力扎微笑著說,從自己19歲開始家里就源源不斷有孩子來,直到72歲。就在2016年夏天,還有個男孩,在阿勒泰市的衛校學中醫推拿,沒地方住,在她家里住了兩個月。

  “想不起來有什么艱苦的時候”

  朱力扎現在回憶起來,即使在那個缺衣少糧的年代,依然覺得沒什么艱苦的回憶。因為他們夫婦足夠勤快,自己種了小麥、土豆,足夠孩子們吃。

  但有一次,家里面粉快沒了,當時家里有8個孩子要吃飯。在跟鄰居聊天時她提到“家里面粉快沒了,等不到麥子熟。”鄰居第二天找到了公社去反映這件事,公社便給她送來了面粉。

  “當時我丈夫就在公社當會計,但是他肯定不會去說的。”朱力扎笑了笑。

  說道困難,朱力扎說可能自己經常餓肚子算一點困難,但又立即補充道,身體一直很結實,餓幾頓沒什么影響。在沒有牛奶給孩子們補充營養時,朱力扎會找來雞蛋兌著開水給孩子們。

  朱力扎家里人口最多的時候,住了13個人,三間屋子,中間的屋子生著火爐作為廚房,兩邊的屋子為臥室,臥室里都是大炕,孩子們睡一排滿滿的。

  65歲的加依牢漢·勃肯是朱力扎撫養過的孩子之一

  “在媽媽的歌聲中長大”

  65歲的加依牢漢·勃肯是朱力扎撫養過的孩子之一,現在和朱力扎的小兒子旦達一起在阿勒泰市一家診所工作。

  加依牢汗的爸爸是老師,在牧區當老師,跟著牧民一起一年四季的過著轉場的生活。“我在牧區上的小學,該上初中了沒地方住,爸爸就把我送到了他們家。”加依牢汗說,因為在牧區上學的孩子基礎不好,朱力扎會每天督促他們完成作業。

  在加依牢汗的印象中,朱力扎是個充滿幸福感的母親,每天唱著歌干著活,朱力扎夫婦倆,經常一個拉二胡,一個在旁邊唱歌,有時候唱當時傳唱的民族歌曲,也有她自己根據情景編唱的歌曲。

  加依牢汗住在朱力扎家里時,一共有8個孩子,因為在多民族的環境下長大,他們都會說三到四種語言:漢語、蒙古語、哈薩克語、維吾爾語。

  “他們都很勤快,我印象中孩子們從來沒有餓過肚子,廚房里大多時間都會有媽媽準備的饃饃。”加依牢汗說,每天放學都能吃到熱飯。哪個孩子回家晚了她都會出去找,看不出來誰是親生的,誰是被送來的。

  朱力扎的小兒子旦達說,自己很小的時候,也分不清家里誰是親哥哥姐姐,父母對所有孩子都是一視同仁,后來長大了才慢慢知道的。

  朱力扎說,每次接到,曾經住過他們家的孩子打來電話,說自己畢業了找到工作了,都特別高興。

  她介紹說,這20多個孩子有在鐵礦工作的、有在草原站工作的,有當醫生、老師,也有農民、個體,各行各業都有。

  子孫滿堂的她帶著孩子們做公益

  雖然朱力扎搬到了阿勒泰市,但她還是經常回到汗德尕特鄉,因為她在那還有一家哈薩克族的結親對象朱馬別克。

  過節時,老人會帶著禮物回到村里,和孩子們來“走親戚”。今年春節,老人按照哈薩克族風俗準備了“達斯塔爾汗”(抱在布里的食物、糖果等),送去了面粉、羊肉和生活用品,還給朱馬別克剛出生不久的女兒買了新衣服。

  鄉里面婚喪嫁娶都在一起辦,借餐具,今年年初,朱力扎攢下了500塊錢捐到了村委會用來買餐具。

  2016年9月,壹基金溫暖包推出尋找新疆999個好人活動,朱力扎在兒子的幫助下報了名,成為志愿者中年紀最大的一位,她帶領她的孩子們共同發起一起眾籌溫暖包,獲得騰訊和壹基金配捐后,獲得了11個溫暖包,為阿勒泰地區特殊學校的65名聾啞孩子提供溫暖包。“我的孫子在聾啞學校上學,當時就想著能為他們做點事,就參加了這個活動。”

  在溫暖包發放儀式上,朱力扎用美妙的歌聲唱了一曲蒙古長調。看到孩子們高興的樣子,朱力扎掉下眼淚。

  如今的朱力扎子孫滿堂,在她的影響和帶動下,孩子們也經常一起做公益。

[責任編輯:楊沁 ]